“禁微信QQ布置作業”,究竟有何深意?

來源:金羊網 作者:耀琪 發表時間:2019-02-20 08:57

近日,媒體再次熱議的“教育部明確教師不得通過微信和QQ布置作業,將批改作業的任務交給家長”,持續在坊間發酵。在作業環節普及科技手段,究竟是提高效率的好事,還是弊大于利的做法,值得學校、老師和家長深思。

教育部的初衷是很明確的,目的是避免出現“學校減負、社會增負,教師減負、家長增負”等現象。確實,在互聯網技術高度發達的今天,越來越多的人工勞動正在主動讓渡給機器設備來實現。教學勞動尤其是重復性、機械式的工作形態發生蛻變。就此而言,老師的體力勞動在明顯減輕,這也是科技進步對人性關懷的貢獻。關鍵是要判斷,老師核心使命的含金量會不會也跟著下降。

當前,在大部分學校課堂,有投影、用PPT、放視頻,甚至直接發微信布置作業,都能直接代替粉筆字。這意味著課堂的信息密度和效率是在不斷提高的。因為可能連粉筆字板書的緩衝時間都沒有了,老師授課和學生接納幾乎實現共時。至于課後的微信群和QQ群,初衷是對短信的一種升級,用于傳達學習任務。但是如果讓家長深度嵌入,確實也會存在責權不清的問題。

許多學校都在教育部門的提倡下追求“家校共育”,這個理念是要讓孩子實現從學校到家庭360度無縫對接,避免管教真空。但是共育應該是全方位的,不能只理解為家校雙方一起來管作業。何況,即使共育,也應有分工。因為《教師法》第七條規定,教師享有指導學生的學習和發展,評定學生的品行和學業成績的權利;第八條規定,教師應當履行教師聘約,完成教育教學工作任務。

可見,學校和老師應該重點關注學生的讀書狀態、作業反饋和行為規范,家長重點關注孩子的心靈、態度、習慣和能力等。要讓一個遠離校園多年的家長熟悉今天孩子作業的一切,真的勉為其難。而微信和QQ群的無節制使用,恰恰開啟了壓力持續向家庭傳導的通道。一個班的作業和成績,本來是直接反映教師水平的,但因有家長守門、把關,盯作業、批改和修正,使得學生作業看起來都很完美,那無疑是對教學信號的扭曲。又比如學生跟不上課堂進度,老師又不會一對一教育,家長不得不送去機構補課,作業變漂亮了,該算誰的貢獻呢?

正因為家長普遍地投入孩子教育,使得家長成為學校教育的強大後盾。這樣的結果,一方面會弱化孩子的內生能力,以至于對自己不負責,因為課後還能靠家長和手機補救。另一方面,也會讓某些學校和老師形成一種“家長就該全能”的錯覺,這種風氣在低幼階段尤其明顯。

禁止用微信與QQ布置作業和批改作業,旨在敦促已經有些模糊的教學責任歸位。

耀琪

編輯:寶厷
數字報
“禁微信QQ布置作業”,究竟有何深意?
金羊網  作者:耀琪  2019-02-20

近日,媒體再次熱議的“教育部明確教師不得通過微信和QQ布置作業,將批改作業的任務交給家長”,持續在坊間發酵。在作業環節普及科技手段,究竟是提高效率的好事,還是弊大于利的做法,值得學校、老師和家長深思。

教育部的初衷是很明確的,目的是避免出現“學校減負、社會增負,教師減負、家長增負”等現象。確實,在互聯網技術高度發達的今天,越來越多的人工勞動正在主動讓渡給機器設備來實現。教學勞動尤其是重復性、機械式的工作形態發生蛻變。就此而言,老師的體力勞動在明顯減輕,這也是科技進步對人性關懷的貢獻。關鍵是要判斷,老師核心使命的含金量會不會也跟著下降。

當前,在大部分學校課堂,有投影、用PPT、放視頻,甚至直接發微信布置作業,都能直接代替粉筆字。這意味著課堂的信息密度和效率是在不斷提高的。因為可能連粉筆字板書的緩衝時間都沒有了,老師授課和學生接納幾乎實現共時。至于課後的微信群和QQ群,初衷是對短信的一種升級,用于傳達學習任務。但是如果讓家長深度嵌入,確實也會存在責權不清的問題。

許多學校都在教育部門的提倡下追求“家校共育”,這個理念是要讓孩子實現從學校到家庭360度無縫對接,避免管教真空。但是共育應該是全方位的,不能只理解為家校雙方一起來管作業。何況,即使共育,也應有分工。因為《教師法》第七條規定,教師享有指導學生的學習和發展,評定學生的品行和學業成績的權利;第八條規定,教師應當履行教師聘約,完成教育教學工作任務。

可見,學校和老師應該重點關注學生的讀書狀態、作業反饋和行為規范,家長重點關注孩子的心靈、態度、習慣和能力等。要讓一個遠離校園多年的家長熟悉今天孩子作業的一切,真的勉為其難。而微信和QQ群的無節制使用,恰恰開啟了壓力持續向家庭傳導的通道。一個班的作業和成績,本來是直接反映教師水平的,但因有家長守門、把關,盯作業、批改和修正,使得學生作業看起來都很完美,那無疑是對教學信號的扭曲。又比如學生跟不上課堂進度,老師又不會一對一教育,家長不得不送去機構補課,作業變漂亮了,該算誰的貢獻呢?

正因為家長普遍地投入孩子教育,使得家長成為學校教育的強大後盾。這樣的結果,一方面會弱化孩子的內生能力,以至于對自己不負責,因為課後還能靠家長和手機補救。另一方面,也會讓某些學校和老師形成一種“家長就該全能”的錯覺,這種風氣在低幼階段尤其明顯。

禁止用微信與QQ布置作業和批改作業,旨在敦促已經有些模糊的教學責任歸位。

耀琪

編輯:寶厷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