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這回幫“爺爺”“賣咖啡” 這家“公司”被一鍋端

來源: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何生廷 發表時間:2019-02-20 07:39

制圖:廖木興

■犯罪嫌疑人按“話術”實施詐騙的聊天記錄截屏。    通訊員供圖

2月18日,新快報記者從廣州市花都區人民檢察院獲悉,近日花都檢察院依法對以彭某某等為首的21名犯罪嫌疑人以涉嫌詐騙罪批準逮捕。目前,案件正在進一步偵辦中。

經審查查明,該團夥頭目彭某某堂兄弟二人以登記注冊的廣州市某商務有限公司為掩護,從2018年下半年以來,在花都區曙光路某大廈中招募人員大肆進行電信網絡詐騙活動,截至被抓獲時止,該團夥先後對遍及全國各地的1000多名被害人實施詐騙,經初步核實的涉案金額已超過百萬元。

廣州花都區檢察院提醒:該詐騙手段具有極強的迷惑性和欺騙性,詐騙活動具有極大的社會危害性,在日常生活中大家務必要提高警惕、準確識別,不給違法犯罪分子任何可乘之機。

■新快報記者 何生廷 通訊員 花檢宣

以高顏值女性為頭像

悉心“養號”只加男性好友

據花都檢察院介紹,犯罪嫌疑人彭某某等人首先買回大量的二手手機和電腦、iPad等電子通信設備,並編號以方便區分管理和操作。

緊接著用每部手機注冊一個微信號,以高顏值的年輕女性照片作為微信頭像,虛構成“美女”“才女”。

接著,“廣告上粉部”的嫌疑人在這些微信的朋友圈發布各種自拍照片、視頻並配上感人的文字説明,刻畫一個個外表美麗、性格陽光、工作認真、熱心公益、充滿愛心的年輕女子的形象;同時,利用微信公眾號將這些微信號發布出去。整個過程持續大約15天,即所謂的“養號”。

過程中,不斷有微信用戶主動要求添加為好友,當數量達到200-500名左右時,這些手機就會轉交給“銷售部”的嫌疑人,對這些“粉絲”進行篩選,女性一律刪除,男性一律添加為好友,成為詐騙對象。

精編劇本“傾情演出”

陪聊13天騙取“生日紅包”

據了解,本案的犯罪嫌疑人同樣有“話術”,類似一本13集的電視劇本,每天演一集。

第一集:聊粉。嫌疑人會發朋友圈闡述今天的心情,隨後再群發打招呼,若有男性回應,嫌疑人就自稱女性,1995年出生,雲南人,在廣東生活,從知名大學剛畢業參加工作。

第二集:興趣。嫌疑人會群發一幅畫給前一天聯係過的被害人,試探對方的興趣愛好,主要是通過畫畫話題與男性進行互動,目的為了進一步加強印象。

第三集:義工。嫌疑人發朋友圈説自己在做義工,若對方詢問在哪裏做義工,嫌疑人就套用“話術”回復説在廣州某公園做環衛工,目的是博取好感。

第四集:吵架。嫌疑人發朋友圈説吵架了,當有被害人詢問是什麼事時,嫌疑人就用話術版本回復説和後媽吵架,被爸爸打了,目的是博取同情。

第五集:飲酒。嫌疑人會選擇在晚上發朋友圈説獨自喝酒,目的是進一步博取同情。

第六集:生病。第六天,嫌疑人的朋友圈會回應昨天獨自喝酒喝多了,感冒要打針,還説昨天心情不好打擾到對方了,買補品為了虛構明天要回家探望爺爺。

第七集:看爺爺。發朋友圈稱飛回雲南老家看爺爺,説爺爺生活不容易,繼續博取同情。

第八集:孝心。開始套用“話術”,稱帶爺爺到雲南騰衝泡溫泉,以孝心博取好感。

第九集和第十集:賣咖啡。這時嫌疑人開始進行實質詐騙了,通過在朋友圈發布小視頻展示雲南的咖啡園以及咖啡豆,稱這是“她”爺爺在雲南種的咖啡。

當有男性好友説要咖啡,嫌疑人就順勢推銷;沒有購買意向的話,開始打感情牌,誘導或乞求被害人購買,收到錢款後,團夥的“售後部”負責登記和發貨。

花都檢察院表示,真實發貨是因為詐騙還沒結束,數百上千元的咖啡其實只是一些便宜貨,該團夥利用快遞在途的兩三天時間,繼續“演戲”。

第十一集:回廣州。嫌疑人發朋友圈打包咖啡,表示自己要飛回廣州了,再問原來對咖啡沒有興趣的被害人要不要順帶,尋找潛在的上當受騙者。

第十二集:支教。回到廣州後馬上就去了廣州郊區做支教,目的是獲取男性的賞識,進一步麻痹被害人。

第十三集:生日紅包。嫌疑人發一條朋友圈,內容是她姑媽微信上發的生日紅包的轉賬照片,然後群發好友稱自己生日,索要520元和1314元紅包。

至此,整個詐騙活動結束。

錢財到手後刪除聊天記錄

變換身份再次行騙

通過上述13天的連續操作,“銷售部”的嫌疑人通常會得手數千元至數萬元不等。

到了第14天,“工作手機”統一交回給組長,由組長負責繼續“維護”微信賬號,目的是觀察被害人是否意識到被騙,如被識破騙局,則立即拉黑刪除斷絕來往;若沒有,則繼續索要紅包直至對方失去耐心不再聯係。

之後,組長將手機交給“銷售經理”,歸集全部贓款;由“廣告上粉部”成員負責刪除聊天記錄、清理朋友圈內容,對于被投訴封號的微信號申請解封,再次進行“養號”。

而這時,“銷售部”成員已經收到新的一批主動要求加好友的微信用戶,變換身份後再次按照上述“話術”的編排實施詐騙。

類似騙局

“美女”先“談戀愛”再“賣茶葉”

去年,廣州天河警方抓獲一個類似的詐騙團夥,人員多達80余人,涉案金額過百萬元。該公司聘請長相氣質出眾的模特到雲南、武夷山等地茶山或茶農家裏拍攝。夏天穿熱褲裙子,冬天穿棉襖羽絨服,一年四季的美女應景視頻與圖片都已提前準備好。而該團夥成員大都為90後青年,只要會簡單打字就可以。他們的目標是單身男性,通過説些曖昧的話,引誘其上鉤。

吸粉團隊成功微信吸粉後,就轉由業務員跟進。公司把“談戀愛”的手段總結成話術,對業務員進行培訓。業務員照著話術,就可以和目標客戶閒聊了。他們出售的茶葉,大多濫竽充數,質量差價格高,有的茶葉加入了香料,有的甚至是喝過的二手茶晾幹後重新包裝。買賣茶葉付款便捷,微信紅包、支付寶等都可轉賬,只要事主確認轉賬、收貨,他們即“養熟已殺”。

“美女”失戀去支教

今年2月初,江蘇常州警方稱:該市警方已接到了多起女性聲稱失戀後去雲南支教,從而騙取市民錢財的報警。警方通過初期偵查發現,這的確是一個騙局,而且已經比較老套了,背後很有可能存在一個專門拍攝的團體。

大致上來説騙子的套路是,首先從幼師職業、感情失戀、關懷山區孩子幾個人性的同情心著手,步步為營,環環相扣,精心設計事件的推演,加上視頻等迷惑當局者。

這個騙局在常州、南寧、蘇州等很多地方都出現過……

編輯: 寶厷
數字報
“美女”這回幫“爺爺”“賣咖啡” 這家“公司”被一鍋端
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何生廷  2019-02-20

制圖:廖木興

■犯罪嫌疑人按“話術”實施詐騙的聊天記錄截屏。    通訊員供圖

2月18日,新快報記者從廣州市花都區人民檢察院獲悉,近日花都檢察院依法對以彭某某等為首的21名犯罪嫌疑人以涉嫌詐騙罪批準逮捕。目前,案件正在進一步偵辦中。

經審查查明,該團夥頭目彭某某堂兄弟二人以登記注冊的廣州市某商務有限公司為掩護,從2018年下半年以來,在花都區曙光路某大廈中招募人員大肆進行電信網絡詐騙活動,截至被抓獲時止,該團夥先後對遍及全國各地的1000多名被害人實施詐騙,經初步核實的涉案金額已超過百萬元。

廣州花都區檢察院提醒:該詐騙手段具有極強的迷惑性和欺騙性,詐騙活動具有極大的社會危害性,在日常生活中大家務必要提高警惕、準確識別,不給違法犯罪分子任何可乘之機。

■新快報記者 何生廷 通訊員 花檢宣

以高顏值女性為頭像

悉心“養號”只加男性好友

據花都檢察院介紹,犯罪嫌疑人彭某某等人首先買回大量的二手手機和電腦、iPad等電子通信設備,並編號以方便區分管理和操作。

緊接著用每部手機注冊一個微信號,以高顏值的年輕女性照片作為微信頭像,虛構成“美女”“才女”。

接著,“廣告上粉部”的嫌疑人在這些微信的朋友圈發布各種自拍照片、視頻並配上感人的文字説明,刻畫一個個外表美麗、性格陽光、工作認真、熱心公益、充滿愛心的年輕女子的形象;同時,利用微信公眾號將這些微信號發布出去。整個過程持續大約15天,即所謂的“養號”。

過程中,不斷有微信用戶主動要求添加為好友,當數量達到200-500名左右時,這些手機就會轉交給“銷售部”的嫌疑人,對這些“粉絲”進行篩選,女性一律刪除,男性一律添加為好友,成為詐騙對象。

精編劇本“傾情演出”

陪聊13天騙取“生日紅包”

據了解,本案的犯罪嫌疑人同樣有“話術”,類似一本13集的電視劇本,每天演一集。

第一集:聊粉。嫌疑人會發朋友圈闡述今天的心情,隨後再群發打招呼,若有男性回應,嫌疑人就自稱女性,1995年出生,雲南人,在廣東生活,從知名大學剛畢業參加工作。

第二集:興趣。嫌疑人會群發一幅畫給前一天聯係過的被害人,試探對方的興趣愛好,主要是通過畫畫話題與男性進行互動,目的為了進一步加強印象。

第三集:義工。嫌疑人發朋友圈説自己在做義工,若對方詢問在哪裏做義工,嫌疑人就套用“話術”回復説在廣州某公園做環衛工,目的是博取好感。

第四集:吵架。嫌疑人發朋友圈説吵架了,當有被害人詢問是什麼事時,嫌疑人就用話術版本回復説和後媽吵架,被爸爸打了,目的是博取同情。

第五集:飲酒。嫌疑人會選擇在晚上發朋友圈説獨自喝酒,目的是進一步博取同情。

第六集:生病。第六天,嫌疑人的朋友圈會回應昨天獨自喝酒喝多了,感冒要打針,還説昨天心情不好打擾到對方了,買補品為了虛構明天要回家探望爺爺。

第七集:看爺爺。發朋友圈稱飛回雲南老家看爺爺,説爺爺生活不容易,繼續博取同情。

第八集:孝心。開始套用“話術”,稱帶爺爺到雲南騰衝泡溫泉,以孝心博取好感。

第九集和第十集:賣咖啡。這時嫌疑人開始進行實質詐騙了,通過在朋友圈發布小視頻展示雲南的咖啡園以及咖啡豆,稱這是“她”爺爺在雲南種的咖啡。

當有男性好友説要咖啡,嫌疑人就順勢推銷;沒有購買意向的話,開始打感情牌,誘導或乞求被害人購買,收到錢款後,團夥的“售後部”負責登記和發貨。

花都檢察院表示,真實發貨是因為詐騙還沒結束,數百上千元的咖啡其實只是一些便宜貨,該團夥利用快遞在途的兩三天時間,繼續“演戲”。

第十一集:回廣州。嫌疑人發朋友圈打包咖啡,表示自己要飛回廣州了,再問原來對咖啡沒有興趣的被害人要不要順帶,尋找潛在的上當受騙者。

第十二集:支教。回到廣州後馬上就去了廣州郊區做支教,目的是獲取男性的賞識,進一步麻痹被害人。

第十三集:生日紅包。嫌疑人發一條朋友圈,內容是她姑媽微信上發的生日紅包的轉賬照片,然後群發好友稱自己生日,索要520元和1314元紅包。

至此,整個詐騙活動結束。

錢財到手後刪除聊天記錄

變換身份再次行騙

通過上述13天的連續操作,“銷售部”的嫌疑人通常會得手數千元至數萬元不等。

到了第14天,“工作手機”統一交回給組長,由組長負責繼續“維護”微信賬號,目的是觀察被害人是否意識到被騙,如被識破騙局,則立即拉黑刪除斷絕來往;若沒有,則繼續索要紅包直至對方失去耐心不再聯係。

之後,組長將手機交給“銷售經理”,歸集全部贓款;由“廣告上粉部”成員負責刪除聊天記錄、清理朋友圈內容,對于被投訴封號的微信號申請解封,再次進行“養號”。

而這時,“銷售部”成員已經收到新的一批主動要求加好友的微信用戶,變換身份後再次按照上述“話術”的編排實施詐騙。

類似騙局

“美女”先“談戀愛”再“賣茶葉”

去年,廣州天河警方抓獲一個類似的詐騙團夥,人員多達80余人,涉案金額過百萬元。該公司聘請長相氣質出眾的模特到雲南、武夷山等地茶山或茶農家裏拍攝。夏天穿熱褲裙子,冬天穿棉襖羽絨服,一年四季的美女應景視頻與圖片都已提前準備好。而該團夥成員大都為90後青年,只要會簡單打字就可以。他們的目標是單身男性,通過説些曖昧的話,引誘其上鉤。

吸粉團隊成功微信吸粉後,就轉由業務員跟進。公司把“談戀愛”的手段總結成話術,對業務員進行培訓。業務員照著話術,就可以和目標客戶閒聊了。他們出售的茶葉,大多濫竽充數,質量差價格高,有的茶葉加入了香料,有的甚至是喝過的二手茶晾幹後重新包裝。買賣茶葉付款便捷,微信紅包、支付寶等都可轉賬,只要事主確認轉賬、收貨,他們即“養熟已殺”。

“美女”失戀去支教

今年2月初,江蘇常州警方稱:該市警方已接到了多起女性聲稱失戀後去雲南支教,從而騙取市民錢財的報警。警方通過初期偵查發現,這的確是一個騙局,而且已經比較老套了,背後很有可能存在一個專門拍攝的團體。

大致上來説騙子的套路是,首先從幼師職業、感情失戀、關懷山區孩子幾個人性的同情心著手,步步為營,環環相扣,精心設計事件的推演,加上視頻等迷惑當局者。

這個騙局在常州、南寧、蘇州等很多地方都出現過……

編輯: 寶厷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