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叫停“托管藥房” 未來或可憑處方網購到藥店買藥

來源: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黎秋玲 發表時間:2019-02-20 07:35

同時提出要採取多種方式補償藥學服務成本,體現藥事服務價值

■新快報記者 黎秋玲

堅持公立醫院藥房的公益性,公立醫院不得承包、出租藥房,不得向營利性企業托管藥房……

日前,廣東省衛健委官方網站轉發國家衛生健康委、國家中醫藥管理局《關于加快藥學服務高質量發展的意見》(下稱《意見》),並提出上述執行意見。存在近20年的藥房托管終于被國家叫停。

有業內人士對新快報記者表示,據不完全統計,廣州市近年來,有上百家大小醫療機構已由商業公司托管或部分托管,其中不乏華南數一數二的大型三甲綜合醫院,還有一大批是基層醫院、社區衛生服務中心。

對于已經托管的公立醫院藥房,將如何處理?廣東省衛健委的意見是:“對不符合國家要求的(藥房托管現象)要主動查糾、及時清理。”

現狀

廣州很多公立醫院已經將藥房托管

“真是無語,在醫院看完病,還要走10多分鐘,到院外指定藥房拿藥,拿了部分藥,卻發現另有藥是院內的制劑,又得跑回醫院排隊拿。”兩三年前,廣州市某專科大醫院進行“藥房改革”,指定廣州醫藥有限公司成為該院主要的藥品供應商,並將藥房剝離,廣州的市民從該院較為直觀地了解到了什麼叫公立醫院“藥房托管”模式。

事實上,此前藥房托管在廣州、廣東甚至全國各大公立醫院都是遍地開花的情況,只不過,很多藥房托管後,仍留在醫院內,市民感受不深。

在廣州越秀區,有兩家藥品收入十幾二十億元的三甲醫院多年前曾簽約,將藥房托管給了華潤廣東醫藥有限公司,這兩家大醫院所有的藥品供應商必須先通過華潤醫藥才能進入醫院,不過有消息稱,華潤目前已全面停止藥房托管業務。

據不完全統計,在廣東范圍內,“拿下”醫院藥房數量最多的為康美藥業,該公司曾與廣東十余家三甲醫院簽約,拿下廣州門診量超100萬人次的某醫院中藥飲片代煎及藥品配送資質等……

新快報記者了解到,藥房托管始于2002年,對于縣級以上的公立醫院,由于存在藥品加成,藥房業務長期成為醫院最大的收入源,並且壟斷了國內80%以上的醫藥流通業務。有統計數據顯示,這部分業務額高達8000億元。商務部2013年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2年,當時已有29家醫藥上市公司涉足藥房托管。

探因

取消藥品加成後藥房托管愈演愈烈

業內普遍認為,藥房托管緣于取消藥品加成,也就是零差率銷售。所謂零差率銷售,指的是藥品要按照醫院的購進價格銷售,不允許加價。

在藥品零差率銷售之前,醫院最高可以在藥品實際購進價基礎上加價15%銷售給患者。藥房是醫院的利潤部門。在2014年,時任廣東省人民醫院計財處處長的鄭陽輝曾撰文稱:“眾所周知,藥品銷售收入佔綜合醫院主營業務收入的40%-45%。”

失去加成銷售後,醫院藥房則被認為是額外的負擔。以廣州某二級醫院為例,此前該院每年藥品收入約為3億元,若按15%加成計算,利潤達到4500萬元。取消藥品加成,這部分收入沒了。

公立醫院實施零差價由此減少的合理收入,可通過“811”機制進行補償,即80%通過醫院醫療技術的改革,調整收費結構進行補償,10%由省、市、縣三級政府補償,另有10%通過醫院加強管理自我消化。

但是,很多醫院還是紛紛想辦法,與醫藥公司開展藥房托管服務。新快報記者梳理發現,托管形式一般有兩種,一是指定獨家配送商,要求配送商增加返點、保證金等,比如,某公立醫院要求托管方,每年得上交6000余萬元的返點給醫院;還有一種是直接將醫院藥房的藥品採購工作甚至藥房工作人員的管理,托管給藥企或者藥商,並收取相應的托管費用。

對于托管的藥企而言,渠道相對集中,供貨需求也穩定,公司的利潤有了保證,自然能保障醫院用藥不缺貨、不斷貨。所以醫院藥房尤其是三甲醫院,藥企對醫院藥房的“爭搶戰”,一度愈演愈烈。

業內聲音

廖新波:這樣的結果,吃虧的是托管方

“國家已經出聲禁止,已經托管的應該清理的就要清理,按政策辦。”對于藥房托管亂象,廣東省衛健委原巡視員廖新波此前曾多次撰文探討。而面對國家的一紙禁令,昨日他在接受新快報記者採訪時坦言:“這樣的結果,吃虧的肯定是托管方,之前托管方也問過我意見,我的意見是,藥房托管肯定無法長久,但當時各方含糊其詞,企業怕失去商機。”

廖新波還指出,公立醫院藥房托管、出租、承包,也出現了很多問題,這也是國家出手禁止的原因。比如,藥房托管後,可以人為地調節控制藥佔比的高低,與醫改政策“捉迷藏”,降低藥佔比成空談。醫院與企業達成托管合作後,一般按照銷售金額分成收益,藥品賣的金額愈多獲益愈多,藥品價格“難降低”。而藥企與醫生配合,通過開“大處方”、高價藥拿回扣則更容易、更隱蔽。

另外,藥房第三方托管、出租或承包,屬于獨家壟斷,一些品牌藥、利潤空間小的藥品可能被排斥,這可能對醫院合理用藥和安全用藥構成威脅,也不利于醫院對藥品安全性進行後續監管。

未來展望

患者可憑處方網購或到藥店買藥

對于未來,藥房將往哪方面改革?市民購買藥品將有哪些變化?

廖新波指出,目前國家已經明確,禁止醫院限制處方外流,患者可自主選擇在醫院門診藥房或憑處方到零售藥店購藥;另外,《互聯網食品藥品經營監督管理辦法》已于2014年起徵求意見。這一文件擬放開處方藥市場管制,允許網售處方藥。

廖新波認為,互聯網購藥是大勢所趨,一旦合法化,便捷的網絡就極有可能替代藥房,成為藥品銷售的最重要渠道。

去年6月14日,廣東省政府印發《廣東省促進“互聯網+醫療健康”發展行動計劃(2018-2020年)》(下稱“三年計劃”),提出多項方便群眾看病就醫、解決互聯網醫院發展痛點的實際措施。

今後拿著處方不一定要在醫院取藥了,網上動動手指,能夠直接配送到家。“三年計劃”要求推廣處方流轉平臺,發展配送中心,支持醫院、藥品生産流通企業、藥店、符合條件的第三方機構共同參與處方流轉、藥品物流配送。為患者提供“一站式”藥事服務。加強基于互聯網的短缺藥品多源信息採集和供應業務協同。

政策解讀

廣東要求加強電子處方和長期處方管理

探索合理設置藥學服務收費項目

廣東省衛健委在轉發國家衛生健康委、國家中醫藥管理局《關于加快藥學服務高質量發展的意見》時,還提出:

各衛生健康行政部門、各辦醫主體和醫療機構要高度重視藥學服務,探索構建適應人民群眾需求的藥學服務體係,促進新時期藥學服務高質量發展。

要落實分級診療制度要求,堅持以國家基本藥物為核心,以慢性病用藥臨床路徑管理為依托,醫聯體內逐步統一銜接用藥目錄,統一銜接藥品採購,統一藥品儲備調劑,統一指導合理用藥,統一陽光用藥監管,統一藥師隊伍建設,確保醫聯體和區域內醫療機構藥品供應保障連續性和同質化。

廣東衛健委要求各醫療機構,要加強處方審核和處方點評工作,積極推進互聯網+藥學服務,加強電子處方和長期處方管理,探索推廣醫院“智慧藥房”。依托區域內藥事管理質量控制中心,探索開展跨醫療機構的處方點評,定期將點評結果進行通報,加強臨床用藥監測、評價和超常預警,對藥物臨床使用安全性、有效性和經濟性進行監測、分析、評估。

探索設立藥事服務費,合理設置藥學服務收費項目,採取多種方式補償藥學服務成本,有效體現藥事服務價值,充分發揮藥師在合理用藥、控費節流方面的作用。

編輯: 寶厷
數字報
廣東叫停“托管藥房” 未來或可憑處方網購到藥店買藥
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黎秋玲  2019-02-20

同時提出要採取多種方式補償藥學服務成本,體現藥事服務價值

■新快報記者 黎秋玲

堅持公立醫院藥房的公益性,公立醫院不得承包、出租藥房,不得向營利性企業托管藥房……

日前,廣東省衛健委官方網站轉發國家衛生健康委、國家中醫藥管理局《關于加快藥學服務高質量發展的意見》(下稱《意見》),並提出上述執行意見。存在近20年的藥房托管終于被國家叫停。

有業內人士對新快報記者表示,據不完全統計,廣州市近年來,有上百家大小醫療機構已由商業公司托管或部分托管,其中不乏華南數一數二的大型三甲綜合醫院,還有一大批是基層醫院、社區衛生服務中心。

對于已經托管的公立醫院藥房,將如何處理?廣東省衛健委的意見是:“對不符合國家要求的(藥房托管現象)要主動查糾、及時清理。”

現狀

廣州很多公立醫院已經將藥房托管

“真是無語,在醫院看完病,還要走10多分鐘,到院外指定藥房拿藥,拿了部分藥,卻發現另有藥是院內的制劑,又得跑回醫院排隊拿。”兩三年前,廣州市某專科大醫院進行“藥房改革”,指定廣州醫藥有限公司成為該院主要的藥品供應商,並將藥房剝離,廣州的市民從該院較為直觀地了解到了什麼叫公立醫院“藥房托管”模式。

事實上,此前藥房托管在廣州、廣東甚至全國各大公立醫院都是遍地開花的情況,只不過,很多藥房托管後,仍留在醫院內,市民感受不深。

在廣州越秀區,有兩家藥品收入十幾二十億元的三甲醫院多年前曾簽約,將藥房托管給了華潤廣東醫藥有限公司,這兩家大醫院所有的藥品供應商必須先通過華潤醫藥才能進入醫院,不過有消息稱,華潤目前已全面停止藥房托管業務。

據不完全統計,在廣東范圍內,“拿下”醫院藥房數量最多的為康美藥業,該公司曾與廣東十余家三甲醫院簽約,拿下廣州門診量超100萬人次的某醫院中藥飲片代煎及藥品配送資質等……

新快報記者了解到,藥房托管始于2002年,對于縣級以上的公立醫院,由于存在藥品加成,藥房業務長期成為醫院最大的收入源,並且壟斷了國內80%以上的醫藥流通業務。有統計數據顯示,這部分業務額高達8000億元。商務部2013年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2年,當時已有29家醫藥上市公司涉足藥房托管。

探因

取消藥品加成後藥房托管愈演愈烈

業內普遍認為,藥房托管緣于取消藥品加成,也就是零差率銷售。所謂零差率銷售,指的是藥品要按照醫院的購進價格銷售,不允許加價。

在藥品零差率銷售之前,醫院最高可以在藥品實際購進價基礎上加價15%銷售給患者。藥房是醫院的利潤部門。在2014年,時任廣東省人民醫院計財處處長的鄭陽輝曾撰文稱:“眾所周知,藥品銷售收入佔綜合醫院主營業務收入的40%-45%。”

失去加成銷售後,醫院藥房則被認為是額外的負擔。以廣州某二級醫院為例,此前該院每年藥品收入約為3億元,若按15%加成計算,利潤達到4500萬元。取消藥品加成,這部分收入沒了。

公立醫院實施零差價由此減少的合理收入,可通過“811”機制進行補償,即80%通過醫院醫療技術的改革,調整收費結構進行補償,10%由省、市、縣三級政府補償,另有10%通過醫院加強管理自我消化。

但是,很多醫院還是紛紛想辦法,與醫藥公司開展藥房托管服務。新快報記者梳理發現,托管形式一般有兩種,一是指定獨家配送商,要求配送商增加返點、保證金等,比如,某公立醫院要求托管方,每年得上交6000余萬元的返點給醫院;還有一種是直接將醫院藥房的藥品採購工作甚至藥房工作人員的管理,托管給藥企或者藥商,並收取相應的托管費用。

對于托管的藥企而言,渠道相對集中,供貨需求也穩定,公司的利潤有了保證,自然能保障醫院用藥不缺貨、不斷貨。所以醫院藥房尤其是三甲醫院,藥企對醫院藥房的“爭搶戰”,一度愈演愈烈。

業內聲音

廖新波:這樣的結果,吃虧的是托管方

“國家已經出聲禁止,已經托管的應該清理的就要清理,按政策辦。”對于藥房托管亂象,廣東省衛健委原巡視員廖新波此前曾多次撰文探討。而面對國家的一紙禁令,昨日他在接受新快報記者採訪時坦言:“這樣的結果,吃虧的肯定是托管方,之前托管方也問過我意見,我的意見是,藥房托管肯定無法長久,但當時各方含糊其詞,企業怕失去商機。”

廖新波還指出,公立醫院藥房托管、出租、承包,也出現了很多問題,這也是國家出手禁止的原因。比如,藥房托管後,可以人為地調節控制藥佔比的高低,與醫改政策“捉迷藏”,降低藥佔比成空談。醫院與企業達成托管合作後,一般按照銷售金額分成收益,藥品賣的金額愈多獲益愈多,藥品價格“難降低”。而藥企與醫生配合,通過開“大處方”、高價藥拿回扣則更容易、更隱蔽。

另外,藥房第三方托管、出租或承包,屬于獨家壟斷,一些品牌藥、利潤空間小的藥品可能被排斥,這可能對醫院合理用藥和安全用藥構成威脅,也不利于醫院對藥品安全性進行後續監管。

未來展望

患者可憑處方網購或到藥店買藥

對于未來,藥房將往哪方面改革?市民購買藥品將有哪些變化?

廖新波指出,目前國家已經明確,禁止醫院限制處方外流,患者可自主選擇在醫院門診藥房或憑處方到零售藥店購藥;另外,《互聯網食品藥品經營監督管理辦法》已于2014年起徵求意見。這一文件擬放開處方藥市場管制,允許網售處方藥。

廖新波認為,互聯網購藥是大勢所趨,一旦合法化,便捷的網絡就極有可能替代藥房,成為藥品銷售的最重要渠道。

去年6月14日,廣東省政府印發《廣東省促進“互聯網+醫療健康”發展行動計劃(2018-2020年)》(下稱“三年計劃”),提出多項方便群眾看病就醫、解決互聯網醫院發展痛點的實際措施。

今後拿著處方不一定要在醫院取藥了,網上動動手指,能夠直接配送到家。“三年計劃”要求推廣處方流轉平臺,發展配送中心,支持醫院、藥品生産流通企業、藥店、符合條件的第三方機構共同參與處方流轉、藥品物流配送。為患者提供“一站式”藥事服務。加強基于互聯網的短缺藥品多源信息採集和供應業務協同。

政策解讀

廣東要求加強電子處方和長期處方管理

探索合理設置藥學服務收費項目

廣東省衛健委在轉發國家衛生健康委、國家中醫藥管理局《關于加快藥學服務高質量發展的意見》時,還提出:

各衛生健康行政部門、各辦醫主體和醫療機構要高度重視藥學服務,探索構建適應人民群眾需求的藥學服務體係,促進新時期藥學服務高質量發展。

要落實分級診療制度要求,堅持以國家基本藥物為核心,以慢性病用藥臨床路徑管理為依托,醫聯體內逐步統一銜接用藥目錄,統一銜接藥品採購,統一藥品儲備調劑,統一指導合理用藥,統一陽光用藥監管,統一藥師隊伍建設,確保醫聯體和區域內醫療機構藥品供應保障連續性和同質化。

廣東衛健委要求各醫療機構,要加強處方審核和處方點評工作,積極推進互聯網+藥學服務,加強電子處方和長期處方管理,探索推廣醫院“智慧藥房”。依托區域內藥事管理質量控制中心,探索開展跨醫療機構的處方點評,定期將點評結果進行通報,加強臨床用藥監測、評價和超常預警,對藥物臨床使用安全性、有效性和經濟性進行監測、分析、評估。

探索設立藥事服務費,合理設置藥學服務收費項目,採取多種方式補償藥學服務成本,有效體現藥事服務價值,充分發揮藥師在合理用藥、控費節流方面的作用。

編輯: 寶厷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