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同裏滿目雕梁畫棟還是北京嗎

來源:北京晚報 作者:李海霞 發表時間:2019-02-20 18:07

  《導則》中的圖例,形象直觀。街門過度採用蘇式彩畫進行裝飾,色彩不符合老北京的風貌特徵。

  千百年的沉淀,給我們留下了一個底蘊深厚、獨一無二的北京城。為了體現首都風范、強化古都風韻、展現時代風貌,昨天,市規劃和自然資源委在其官網上公示了《北京歷史文化街區風貌保護與更新設計導則》,旨在從技術上規范北京歷史文化街區在風貌保護與更新中的“宜”與“忌”,使街區在具體規劃、設計及建設時有規可依、有章可循。對于這個《導則》出臺的意義和背景,記者採訪了《導則》的主要起草者之一北京工業大學惠曉曦老師。

  金色琉璃瓦不能亂用

  “北京老城整體風貌,在歷史上特色非常鮮明,而且遵循一定的規則。比如色彩,大部分是灰色的,中間點綴一些金和紅。因為明清時期只有皇家建築才能大面積用‘金’、用‘紅’,但畢竟皇家建築只是相對少數,就中間一點點,點綴在裏面,這是老北京城市建築的歷史內涵和韻律,有一個整體設計在裏面。如果建築都變成了金色、紅色,那就不是北京的傳統樣貌了,北京不長這個樣兒。”

  惠老師介紹,明清時期,等級森嚴。紅墻金瓦,只有皇家建築能大面積使用,例如故宮。一些寺廟,如果有局部的金琉璃瓦,它一定是敕建或皇家寺院;王府建築可以採用綠色琉璃瓦;一般民居則只能用灰墻、灰瓦。

  但現在一些採用傳統樣式的建築,特別是某些商業建築,會在屋頂、門頭上大面積使用金色琉璃瓦,這就和北京老城的傳統建築風貌有比較大的差異。

  除了色彩,還有街門。古時的街門樣式也是有規制要求的,通常與主人的社會地位相關。比如廣亮門、金柱門,是一定級品的官員才能採用的。但是恰恰廣亮門、金柱門的油漆彩畫會比較樸素,這是因為中國傳統社會的官員更強調內斂、含蓄,不事張揚。反而是過去一般百姓所採用的如意門的設計更為自由、裝飾性更強,其中不少會有大面積的精美磚雕。此外,街門採用的色彩也有一定的規矩。傳統上,只有廣亮門、金柱門可以大面積採用紅色油飾,蠻子門、如意門的油飾則更多以黑色或土紅色為主或是黑紅相間的“黑紅凈”做法。這些都很有講究和門道,是有文化傳承的,不能亂用。

  那過去人們喜歡設計得好看一些的門,怎麼辦?“可以在自己家裏面用。垂花門裝飾性最強,很好看,所以,過去很多人家把垂花門用作四合院的二門。但沒有用垂花門做大門的,更不會出現在街面上。現在一些建築把垂花門用作大門的形式,就會出現不太協調的感覺,有專家形象地稱之為內衣外穿。蘇式彩畫也是一樣,很漂亮,一般用在園林建築裏面,比如頤和園的長廊,上面有花鳥人物、故事情節……但這種比較輕巧、活潑的形式過去一般不會用在街面上。有些對歷史、文化的誤解和誤用,會讓人産生錯誤的印象,不講規則的重建改造,把北京胡同的歷史風貌也被破壞了。”惠老師對這種現象深感無奈。

  建築形式背後有內涵

  “現在,去草廠一帶轉,老門樓比較多,我們還可以看到,很多百姓家的門扉多是黑色或黑紅相間的,很雅致,很漂亮。如果花哨了,反而給人一種比較輕佻的感覺。其實中國古人是尚黑的,古時有些皇帝的禮服也採用黑色。現在有人説黑色喪氣,實際上不是,中國傳統的喪禮採用的是白色。”

  北京老城有幾百年歷史。惠老師認為,如果要保護的話,應該尊重歷史和文化。“如果胡同裏滿目雕梁畫棟,晃得人睜不開眼睛,那好看嗎?我們傳統的胡同,它是個很幹凈、典雅的感覺,讓人從車水馬龍的大街,一進胡同就感覺安靜下來了,這種很雅致的東西,不要弄得很俗艷。創新可以,但需要和環境協調。與歷史環境衝突的東西,不一定非要在歷史文化街區內嘗試。而一些新增的建築裝飾物,也應該尊重歷史、尊重環境。例如,有的傳統建築在門前添加了碎瓷片拼成的‘石獅’。這種比較商業化的東西,如果不是放在歷史文化街區,可以當作某種現代的建築裝飾物,但如果放在歷史文化街區這個氛圍裏,就不合適了。實際上,古時也僅有皇宮、王府、廟壇等少數建築前才被允許放置‘石獅’。”

  “在歷史文化街區裏面,應該最大程度保持歷史的原貌,讓人能看到老北京風貌的延續,這裏面有幾百年形成的積淀在裏面,我們能看到過去的影子,和過去對話,不能一進去,看的都是假古董,就像有現代人‘創造’古代的文物,唐代的壺,裝了一個漢代的把手,弄個明代的蓋兒給它蓋上,這一看就是主觀臆造的東西,是個假的東西。如果街區裏全是這種東西,它還能稱之為歷史文化街區嗎?”惠老師説,這是一種很痛心的感受,這些對于真實歷史的認知,對于國民文化修養、藝術修養的提升,也是有負面影響的。

  “説到底,歷史文化街區的本質,還要有一個尊重歷史的問題,有現代人對它的敬畏在裏面,不可以對前人留下的東西去隨意篡改。比如四合院,是有它的建造規制的,正房高,耳房、廂房低。為什麼要正房高?因為正房是主人夫婦居住的地方,坐北朝南,朝向最好、高度最高;廂房是主人兒子居住的地方,按照古代的禮法,你不能比你父母的地位還高。體現在建築高度、朝向上,廂房、耳房都不會比正房更高、更好,這也是歷史文化的一部分。”

  但現在,部分四合院在進行修繕或翻建時,出于增加使用面積等方面的考慮,把廂房、耳房建的與正房一樣高。“第一,它看著不協調;第二,是對傳統風貌的破壞。特別是有保護價值的院落,應該按照它的原貌去修,把它原貌改了,就不能稱之為歷史建築了,就沒有歷史價值了。”惠老師每當看到這種情況,都忍不住評説幾句。

  “當然,歷史也是一個發展的過程。例如,民國時期一些並不那麼規范的做法,經過了將近100年,也就成為了歷史的一部分。現在再都改回最初的樣子行不行?可那就不是歷史了。怎麼處理呢?我們需要辯證地看待歷史,考證一下它的歷史沿革,了解樣貌改變的原因,在尊重歷史的基礎上進行修繕。”

  現代人不能忘掉歷史

  “我們做文物建築或歷史建築修繕的時候,一般的,首先要做測繪,先把原有建築所有歷史信息都記錄下來,盡量尊重它原有的樣貌,再進行修繕或者復建。其中一個比較好的案例是史家胡同45號院的垂花門修繕。那個門損毀得很嚴重,修繕前經過詳細的勘察測繪,發現它原本採用的是‘黑紅凈’的彩畫做法,這種做法在垂花門上用得比較少,但修繕時還是堅持按照它原樣進行了復原,而且施工單位找的是專業的古建隊伍,參與過故宮大修等文物修繕,施工質量很好,上過的油彩兩年後還基本保持如新,所以説這個垂花門修的還是算比較規矩的。”惠老師介紹説。

  現在,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向往傳統文化,開始喜歡在胡同、四合院裏居住,但是更多的人需要知道,胡同、四合院的修繕和改善需要遵守一定的規則,按照導則裏説明的技術要求來做。

  當然,歷史文化街區也需要改善居住條件,也需要增加現代化設施,也可以對保護價值不高的地方進行局部更新。但改善和更新不應對街區風貌産生破壞。

  “其實,這也是導則出臺的目的。”惠老師説,“導則出臺的目的有兩個,第一是加強保護,值得保護的東西要做到應保盡保,並讓人知道保護的規范做法,知道應該怎麼做才是合理的保護和修繕。第二是規范更新,的確有改善需求的,知道怎樣改造和整治才能不破壞風貌,或者説知道怎麼做,才能尊重和延續街區的歷史文脈。”

  “但這東西很難,有時不僅是知識的不足,更多是利益的誘惑,在名利面前,就可能會突破規則,也可能會忽略保護價值。” 惠老師説,一些影響歷史文化街區風貌的行為,有的是態度問題,還有的是審美問題。“比如胡同裏的墻面本來幹幹凈凈的,但有人覺得不好看,非要加上磚雕、畫上壁畫,就變味兒了,這就是體現文化底蘊和審美的東西,需要更多地向大家解釋和説明。”

  即使如此,惠老師仍然認為,保護北京歷史文化街區風貌是現代人義不容辭的責任。“北京是很有文化底蘊的一個城市,我們不能讓自己和後人,把北京原有的文化都忘了。”惠老師這樣説。

編輯:智羊
數字報
胡同裏滿目雕梁畫棟還是北京嗎
北京晚報  作者:李海霞  2019-02-20

  《導則》中的圖例,形象直觀。街門過度採用蘇式彩畫進行裝飾,色彩不符合老北京的風貌特徵。

  千百年的沉淀,給我們留下了一個底蘊深厚、獨一無二的北京城。為了體現首都風范、強化古都風韻、展現時代風貌,昨天,市規劃和自然資源委在其官網上公示了《北京歷史文化街區風貌保護與更新設計導則》,旨在從技術上規范北京歷史文化街區在風貌保護與更新中的“宜”與“忌”,使街區在具體規劃、設計及建設時有規可依、有章可循。對于這個《導則》出臺的意義和背景,記者採訪了《導則》的主要起草者之一北京工業大學惠曉曦老師。

  金色琉璃瓦不能亂用

  “北京老城整體風貌,在歷史上特色非常鮮明,而且遵循一定的規則。比如色彩,大部分是灰色的,中間點綴一些金和紅。因為明清時期只有皇家建築才能大面積用‘金’、用‘紅’,但畢竟皇家建築只是相對少數,就中間一點點,點綴在裏面,這是老北京城市建築的歷史內涵和韻律,有一個整體設計在裏面。如果建築都變成了金色、紅色,那就不是北京的傳統樣貌了,北京不長這個樣兒。”

  惠老師介紹,明清時期,等級森嚴。紅墻金瓦,只有皇家建築能大面積使用,例如故宮。一些寺廟,如果有局部的金琉璃瓦,它一定是敕建或皇家寺院;王府建築可以採用綠色琉璃瓦;一般民居則只能用灰墻、灰瓦。

  但現在一些採用傳統樣式的建築,特別是某些商業建築,會在屋頂、門頭上大面積使用金色琉璃瓦,這就和北京老城的傳統建築風貌有比較大的差異。

  除了色彩,還有街門。古時的街門樣式也是有規制要求的,通常與主人的社會地位相關。比如廣亮門、金柱門,是一定級品的官員才能採用的。但是恰恰廣亮門、金柱門的油漆彩畫會比較樸素,這是因為中國傳統社會的官員更強調內斂、含蓄,不事張揚。反而是過去一般百姓所採用的如意門的設計更為自由、裝飾性更強,其中不少會有大面積的精美磚雕。此外,街門採用的色彩也有一定的規矩。傳統上,只有廣亮門、金柱門可以大面積採用紅色油飾,蠻子門、如意門的油飾則更多以黑色或土紅色為主或是黑紅相間的“黑紅凈”做法。這些都很有講究和門道,是有文化傳承的,不能亂用。

  那過去人們喜歡設計得好看一些的門,怎麼辦?“可以在自己家裏面用。垂花門裝飾性最強,很好看,所以,過去很多人家把垂花門用作四合院的二門。但沒有用垂花門做大門的,更不會出現在街面上。現在一些建築把垂花門用作大門的形式,就會出現不太協調的感覺,有專家形象地稱之為內衣外穿。蘇式彩畫也是一樣,很漂亮,一般用在園林建築裏面,比如頤和園的長廊,上面有花鳥人物、故事情節……但這種比較輕巧、活潑的形式過去一般不會用在街面上。有些對歷史、文化的誤解和誤用,會讓人産生錯誤的印象,不講規則的重建改造,把北京胡同的歷史風貌也被破壞了。”惠老師對這種現象深感無奈。

  建築形式背後有內涵

  “現在,去草廠一帶轉,老門樓比較多,我們還可以看到,很多百姓家的門扉多是黑色或黑紅相間的,很雅致,很漂亮。如果花哨了,反而給人一種比較輕佻的感覺。其實中國古人是尚黑的,古時有些皇帝的禮服也採用黑色。現在有人説黑色喪氣,實際上不是,中國傳統的喪禮採用的是白色。”

  北京老城有幾百年歷史。惠老師認為,如果要保護的話,應該尊重歷史和文化。“如果胡同裏滿目雕梁畫棟,晃得人睜不開眼睛,那好看嗎?我們傳統的胡同,它是個很幹凈、典雅的感覺,讓人從車水馬龍的大街,一進胡同就感覺安靜下來了,這種很雅致的東西,不要弄得很俗艷。創新可以,但需要和環境協調。與歷史環境衝突的東西,不一定非要在歷史文化街區內嘗試。而一些新增的建築裝飾物,也應該尊重歷史、尊重環境。例如,有的傳統建築在門前添加了碎瓷片拼成的‘石獅’。這種比較商業化的東西,如果不是放在歷史文化街區,可以當作某種現代的建築裝飾物,但如果放在歷史文化街區這個氛圍裏,就不合適了。實際上,古時也僅有皇宮、王府、廟壇等少數建築前才被允許放置‘石獅’。”

  “在歷史文化街區裏面,應該最大程度保持歷史的原貌,讓人能看到老北京風貌的延續,這裏面有幾百年形成的積淀在裏面,我們能看到過去的影子,和過去對話,不能一進去,看的都是假古董,就像有現代人‘創造’古代的文物,唐代的壺,裝了一個漢代的把手,弄個明代的蓋兒給它蓋上,這一看就是主觀臆造的東西,是個假的東西。如果街區裏全是這種東西,它還能稱之為歷史文化街區嗎?”惠老師説,這是一種很痛心的感受,這些對于真實歷史的認知,對于國民文化修養、藝術修養的提升,也是有負面影響的。

  “説到底,歷史文化街區的本質,還要有一個尊重歷史的問題,有現代人對它的敬畏在裏面,不可以對前人留下的東西去隨意篡改。比如四合院,是有它的建造規制的,正房高,耳房、廂房低。為什麼要正房高?因為正房是主人夫婦居住的地方,坐北朝南,朝向最好、高度最高;廂房是主人兒子居住的地方,按照古代的禮法,你不能比你父母的地位還高。體現在建築高度、朝向上,廂房、耳房都不會比正房更高、更好,這也是歷史文化的一部分。”

  但現在,部分四合院在進行修繕或翻建時,出于增加使用面積等方面的考慮,把廂房、耳房建的與正房一樣高。“第一,它看著不協調;第二,是對傳統風貌的破壞。特別是有保護價值的院落,應該按照它的原貌去修,把它原貌改了,就不能稱之為歷史建築了,就沒有歷史價值了。”惠老師每當看到這種情況,都忍不住評説幾句。

  “當然,歷史也是一個發展的過程。例如,民國時期一些並不那麼規范的做法,經過了將近100年,也就成為了歷史的一部分。現在再都改回最初的樣子行不行?可那就不是歷史了。怎麼處理呢?我們需要辯證地看待歷史,考證一下它的歷史沿革,了解樣貌改變的原因,在尊重歷史的基礎上進行修繕。”

  現代人不能忘掉歷史

  “我們做文物建築或歷史建築修繕的時候,一般的,首先要做測繪,先把原有建築所有歷史信息都記錄下來,盡量尊重它原有的樣貌,再進行修繕或者復建。其中一個比較好的案例是史家胡同45號院的垂花門修繕。那個門損毀得很嚴重,修繕前經過詳細的勘察測繪,發現它原本採用的是‘黑紅凈’的彩畫做法,這種做法在垂花門上用得比較少,但修繕時還是堅持按照它原樣進行了復原,而且施工單位找的是專業的古建隊伍,參與過故宮大修等文物修繕,施工質量很好,上過的油彩兩年後還基本保持如新,所以説這個垂花門修的還是算比較規矩的。”惠老師介紹説。

  現在,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向往傳統文化,開始喜歡在胡同、四合院裏居住,但是更多的人需要知道,胡同、四合院的修繕和改善需要遵守一定的規則,按照導則裏説明的技術要求來做。

  當然,歷史文化街區也需要改善居住條件,也需要增加現代化設施,也可以對保護價值不高的地方進行局部更新。但改善和更新不應對街區風貌産生破壞。

  “其實,這也是導則出臺的目的。”惠老師説,“導則出臺的目的有兩個,第一是加強保護,值得保護的東西要做到應保盡保,並讓人知道保護的規范做法,知道應該怎麼做才是合理的保護和修繕。第二是規范更新,的確有改善需求的,知道怎樣改造和整治才能不破壞風貌,或者説知道怎麼做,才能尊重和延續街區的歷史文脈。”

  “但這東西很難,有時不僅是知識的不足,更多是利益的誘惑,在名利面前,就可能會突破規則,也可能會忽略保護價值。” 惠老師説,一些影響歷史文化街區風貌的行為,有的是態度問題,還有的是審美問題。“比如胡同裏的墻面本來幹幹凈凈的,但有人覺得不好看,非要加上磚雕、畫上壁畫,就變味兒了,這就是體現文化底蘊和審美的東西,需要更多地向大家解釋和説明。”

  即使如此,惠老師仍然認為,保護北京歷史文化街區風貌是現代人義不容辭的責任。“北京是很有文化底蘊的一個城市,我們不能讓自己和後人,把北京原有的文化都忘了。”惠老師這樣説。

編輯:智羊
新聞排行榜
网站地图 太阳城亚洲注册 盛618网址 澳门赌场 菲律宾申博娱乐
菲律宾娱乐沙龙登入 申博太阳城官网登入 申博在线登入 申博亚洲娱乐网址
幸运大转盘 太阳城亚洲注册 申博138 菲律宾申博开户
太阳城会员登入 老虎机游戏 申博太阳城登入 菲律宾太城申博
申博娱乐手机版 盛618官网 申博网址 申博直营现金网